27.8 C
Denver
Wednesday, May 18, 2022

【侨联四海】一座寺庙的爱国根脉 ——记黄埔华峰寺

黄埔华峰寺全貌

中国佛教界流传着一段僧侣爱国爱教经典佳话。

抗战时期的1939年4月,巨赞法师在湖南衡山南岳祝融峰顶的上封寺,见到了特地来南岳给正在举办的游击干部训练班作报告的周恩来和叶剑英。周恩来看了巨赞法师的《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告各地救亡团体同志书》后,得知他们正在筹划组织抗日救亡团体,决心为抗日事业尽一份力量,他连声称赞道:“好!你们这个举动好极了!全国数十万佛道教徒团结起来,那就‘法力无边’啦!”并为他们挥毫泼墨书赠了“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题词以示激励。周恩来解释说:“阿罗汉的第一个汉译是‘杀贼’。不杀除烦恼之贼,就成不了阿罗汉。我写的是‘杀贼’,不是‘杀人’,这个‘贼’当然是指佛教中不能容忍的歹徒。现在日本强贼正在大批杀我同胞,我们不把杀人的贼杀掉,怎么普度众生?这是善举,杀贼就是为了爱国,也是为佛门清静。你们出家人只出家没有出国,所以同样要保国爱国。抗战就是杀贼,杀贼就是抗战爱国。”

在黄埔区华峰寺,也传颂着抗日战争时期佛家爱国爱教,敢于担当、无我奉献、慈悲济世 “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一段真实故事。

华峰寺大雄宝殿

一个暖阳冬日,乘着和煦微风,我在华峰寺拜谒住持贤竹大师和成旭师傅, 娓娓而谈中,知道了这段起而令人热血沸腾,继而令人肃然起敬的历史。

华峰寺位于黄埔区永和街华峰山,为历史上著名的岭南佛教古刹,曾作为广东仅有两处(另一处为光孝寺)名寺被《中国寺志》收录。华峰寺始建于唐中宗神龙元年(705),随后几度废兴。据现存《华峰山志》记载: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南樵和尚自江西黄山寺退院南游,得神灵指点,来到华峰山,但见这里山高而不险,石秀而不露,林密而泉清,四季松篁交翠,山径幽深,鸟语花香,历史古迹繁多,地理形势得天独厚,便力行募化,开创海门禅院,于是龙象竞从,信众护法,道风远播,香火鼎盛一时。清乾隆年间,该寺第六代祖师本原和尚,发愿中兴,审察地理形势,调度风水分金,迁古殿于默林之下,脉接双龙,水蟠两涧,远峰为案,后峰当屏,精心构筑,梵宇庄严,旧貌鼎新,气势恢宏,高僧辈出,空前繁荣。

鼎盛时期的华峰寺建筑宏伟壮丽、构造精巧,史称“古寺一景别有洞天,老梅百株自成香国”,共有“断尘石僧归”“一叶轩乘凉”“佛迹岩”“梅花谷”“罗汉溪”等名胜古迹27处,占地4万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5600平方米。由于禅寺道风整肃,独具异彩,文人墨客,结社聚会,儒佛因缘,翰墨飘香,览景咏怀,为寺增色。由此,华峰十景,环海驰名,况且文物古迹、神话传说,引人入胜,使古刹保留了丰富的历史文化与佛教文化的积淀。

另外,华峰寺不仅是华南地区闻名的佛教道场,也是一处抗战史迹。

1938年,日本侵略者在广东大亚湾登陆,沿线进犯。同年,增城沦陷,日本侵略者在永和地区烧、杀、淫、掠,犯下了滔天罪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增(城)从(化)番(禺)独立大队以黄旗山为依托,在永和禾丰一带建立游击根据地。山高林深的华峰寺成为游击队和革命群众的活动据点,在日军多次“围剿”中,华峰寺僧侣为游击队提供物资,传递情报,多次掩护游击队避过危险。

1942年2月,增从番独立大队进入永和地区。一支队伍在广汕公路李伯坳段两旁的树林里伏击日军一个运输车队。当场击毁汽车3辆,打死日军13人,日军仓皇撤退。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在华峰寺进行短暂休整。华峰寺僧侣热情接待游击队战士。

李伯坳伏击战后,受到打击的日军恼羞成怒,纠集了增城周边的日军和伪军1000多人向永和根据地大举进攻,双方在黄旗山展开激战。敌人来势汹汹,战士们以少胜多,勇挫强敌。在给予敌人沉重打击后,游击队以华峰寺为掩护,成功安全转移。

日军因未达到围歼游击队主力部队的目的,便放火烧山。由于天降大雨,火烧不起来,一怒之下,竟对山下的禾棚、石迳等村庄的无辜村民施加毒手,烧杀抢掠,残忍至极。有一队日军听说华峰寺有游击队出没,便冲进寺内, 威胁寺内来不及转移的5名僧人,命其说出游击队的去向,如若不然就烧毁寺庙。在日军的刺刀下,所有僧人面无惧色,双手合十,集体诵经,坚决不说出任何对日军有价值的信息。日军得不到有用的情报,无计可施,便将寺内最年轻的僧人释维一和尚单独拉出来逼问。尽管日军威逼利诱,释维一毫无畏惧,他痛骂贼寇玷污佛门圣地,日军气急败坏之下将他残忍吊死在门前的苹婆树上。

日军将余下的僧人绑在藏经阁,僧人们依然喃喃诵经,坚决不说出游击队的下落。日军大肆抢掠之后,纵火焚烧了已有千年历史的寺庙。大火烧了几天几夜,珍藏数百年的古寺珍宝、佛典经文以及大量珍贵资料被毁于一旦,被绑的几名僧人也被活活烧死。战火过后,全寺周围几十间古建筑和景观仅余藏经阁、门楼上存有一匾刻“海门禅院”四字和一些残垣断壁。藏经阁是侵华日军在华峰寺犯下滔天罪行后残留下来的唯一古建筑。

其后数十年,限于社会经济条件,古刹无法恢复。

改革开放后,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当地信众自发筹资,于故址建筑简陋僧舍数间,设佛像香案供信众礼佛进香;每逢重阳节,信众依旧俗登山举行灯会活动。

随着国家宗教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广州地区及海内外十方信众,强烈要求早日恢复华峰寺这一佛教圣地,礼聘高僧大德荷担如来家业,弘扬佛法,使古刹香火重新旺盛起来,以满足当地信众及珠江三角洲等周边地区信众的正常宗教生活。

在中共广东省委统战部、广东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广东省佛教协会原会长、六榕寺方丈云峰大和尚鼎力协助,特委派六榕寺副当家修持有素和信众信仰的贤竹法师任华峰寺住持,重建古寺,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启动了古刹重建工程。贤竹法师是雷州市北和镇洋家村人,1957年出生,1981年出家,礼雷州市宝林寺上清下进为剃度恩师,1983年在南华寺授具足戒,1985年在广州六榕寺常住,任过六榕寺增值师和堂主,此番住持重修华峰寺,复兴古刹,弘扬佛法,更是尽心尽力,广结善缘。

2011年6月3日上午,华峰寺大雄宝殿奠基动工仪式在华峰山华峰寺原址举行。华峰寺复建占地总面积17356平方米。2013年12月19日,秉承古为今用、古今结合设计理念,集佛教文化、传统文化、传统艺术于一身,广州市宗教场所中最大的木结构建筑大雄宝殿落成。神奇的是,当华峰寺大雄宝殿落成开光之后,被日寇烧焦了一截的苹婆树罕见地开花结果。苹婆,梧桐树长绿乔木,又称“凤眼果”,原产于中国、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地。昔日国难当头,苹婆树惨遭劫难,半死不活;如今国泰民安,百年老树古木逢春,开花结果,一时传为佳话。

昔日国难当头,苹婆树惨遭劫难,半死不活;如今国泰民安,百年老树古木逢春,开花结果,一时传为佳话。

经过十年建设,先后建成大雄宝殿、天王殿、钟鼓楼、客堂、综合楼、牌坊、土地庙、山门殿。如今,游华峰寺,越过山门殿,拾级而上,一座金碧辉煌、规模宏阔、明柱素洁、斗拱交错、檐牙高啄、气象庄严、瑰丽壮观的大雄宝殿在华峰山的怀抱中巍然耸立,两座钟楼一左一右,像两位金刚力士哼哈二将拱卫着大雄宝殿。放眼望去,山峦叠翠,曲径通幽,暮鼓晨钟,庙廓生烟,熏风解愠,好一处佛门静地。华峰寺的重修重光既是改革开放国泰民安的盛事,也是党的宗教政策贯彻落实的实例。

华峰寺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是华南地区屈指可数的佛教名刹,有丰富的历史文化与佛教文化的积淀,而且华峰寺僧人在日军侵略者的威逼利诱之下慷慨激昂,不畏牺牲,抛头颅、洒热血的动人故事,更是成就华峰寺的一段爱国根脉。华峰寺内的“苹婆树”“藏经阁”更是中国佛教界爱国爱教难得的珍贵史迹。

重修华峰寺,爱国僧侣不忘初心,秉承本寺爱国爱教的佛教优良传统,在中央、省、市统战、民宗等部门的关心指导下,在黄埔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下,充分挖掘华峰寺及周边的红色文化资源,赓续红色血脉,重现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浴血奋战、英勇抗日的革命历程;再现华峰寺僧众爱国爱教、舍生取义的大爱精神;展现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的广州实践成果,建设华峰寺宗教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在山门一侧,在成旭师傅的引导下,我们参观了这个融爱国爱教于一体的黄埔区华峰寺宗教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基地总面积800平方米,设户外展区2个、室内展区3个,共5个展示区,结合现有的革命老树苹婆树和藏经阁,形成了华峰寺独特的红色景观。

华峰寺宗教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展馆通过展示广州市佛教人士爱国爱教的史事以及抗战时期华峰寺爱国僧众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的军民鱼水之情,展示了佛教人士“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英勇气概,再现了华峰寺僧众抗战时期是怎样从理解抗日革命武装,到成为支持革命斗争的参与者,到英勇抗日的亲历者,再到惨遭杀害以身护国的捐躯者的红色历程。此外,还展示了广州市佛教界巨赞法师、虚云长老、新成长老等高僧大德、爱国爱教的故事,看罢,能更加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

华峰寺僧人的爱国故事

华峰寺,一座岭南名刹的爱国根脉厚植了宗教界的家国情怀,传承着佛家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

来源:广州华声

- Advertisement -

更多新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