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C
Denver
Wednesday, May 18, 2022

俠之大者 心懷家國丨中國愛國商人——徐增平的人生路

愛國商人 民族英雄

編 前 語

一艘航母凝聚了中國人一百多年的民族情結,從鴉片戰爭到甲午海戰,有海無防的屈辱歷史刻骨銘心地留在了中國人的腦海中。

一位商人,歷經了無數的艱難險阻,從土耳其海峽到臺灣海峽他用了十六年的時間把前蘇聯的航母運回了中國,他叫徐增平,他為中國買來了一艘航母,它叫“遼寧艦”,它為中國人圓滿了一個夢想。

▲油畫作者:趙澤(1955年出生於古城閬中,四川南充人,現旅居廣州。)

在如今的和平年代,“俠”似乎離我們的生活越來越遠,然而中華民族的俠義精神,仍然見證在一個又一個閃光的名字裏,千秋萬代,生生不息……

在這些名字裏,這一位的故事無疑值得每個國人欽佩和銘記——

他就是徐增平。

▲左: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遲浩田上將題詞。 右:總政治部原主任于永波上將題詞。

▲國防大學原政委趙可銘上將題詞。

俠氣:山東漢子報國夢

2017年7月7日清晨,萬眾期待的遼寧艦披着彩虹徐徐駛入蒲臺島對開海面,這中國首艘航母的偉岸“身姿”讓舉國熱議,與此同時,它背後一段驚心動魄的傳奇故事也再次受到媒體關註: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遼寧艦的前身是來自前蘇聯的“瓦良格”號航母,它來到中國的歷程可謂一波三折,而它的購買者——香港創律集團董事會主席徐增平的名字,又一次成為焦點。

事實上,在購買“瓦良格”號及將其運輸回國的過程中,徐增平遇到了太多不可思議的障礙和陷阱,甚至經歷了九死一生的煎熬和折磨,最終,他將萬分之一的希望變成了百分之百的現實。

而支撑着徐增平完成這個壯舉的,除了來自一名華人精忠報國的情懷和赤子之心,恐怕還有中華民族流傳千年的“俠義”精神,讓他把別人眼中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山東漢子徐增平,兒時去過威海海邊,面對波濤洶湧的大海,熱血少年的夢想在滋生成長——半個世紀以前,正是在眼前這片海域,國家曾遭受蹂躪的屈辱史,深深刻在他的腦海裏,從未忘卻。因此他從小就立下了保衛海疆的雄心壯誌。

1969年,徐增平懷着報國夢應征入伍,卻沒有如願成為海軍戰士,而是因為身材高大,成為了戰士體工隊的一名籃球隊員。這多多少少有些事與願違,但是他沒有灰心和頹廢,仍然每天堅持刻苦訓練。

早晨5點,很多隊員還在夢鄉時,他已經悄悄起床,一個人在訓練場上渾汗如雨。雖然沒能圓海軍夢,但軍旅生活鍛造了徐增平不屈不撓的性格和人生價值觀,更樹立了他無比博大的家國情懷和愛國情結,這對於他日後征戰商海、成就傳奇的人生經歷起到了關鍵性作用。

曾有人問徐增平什麽是“籃球精神”,他是這麽回答的:“籃球精神就是不到最後一秒絕不放棄!”籃球場上奔跑戰鬥的拼搏精神,成為了徐增平人生道路上最寶貴的精神財富和“法寶”——他在日後轉戰商海的歷程中,把這種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也為他積累了越來越豐厚的個人財富。

▲ 徐增平先生與夫人劉克先(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國家女籃主力隊員)、大兒子徐遠成(左一)、二兒子徐遠征(左三)。

1983年,徐增平從廣州軍區退伍,投入商海。經營電器、地毯及農副產品貿易,都風生水起。短短5年間,他已成為身家千萬的成功人士。1988年,他攜妻子——前中國女籃主力劉克先移居香港,成功創辦了創律集團,在這片寸金尺土的地方打造了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商海搏擊的他依然不忘籃球精神,曾帶領香港足球隊、籃球隊賽場“廝殺”;曾打造演出公司、組織總政歌舞團、俄羅斯紅星歌舞團到港演出;曾捐助“亞洲飛人”柯受良完成了飛躍黃河的壯舉;更曾為香港回歸祖國、中英兩國軍隊順利完成交接做出過積極貢獻……

俠膽:一波三折購航母

徐增平在銅鑼灣的辦公室正對着維多利亞港,二十年前收購航母的“大本營”就設在隔壁世貿中心34樓。此刻他坐在窗前,夕陽打在他的銀發上,臉上已見歲月痕跡,當年的翩翩君子,依然能在如今的矍鑠長者上找到痕跡,尤其是眉梢眼角閃爍着的夢想光芒,證明那些故事從未遠去……

徐增平的事業風生水起,一刻也沒有忘記少年時的報國夢想,作為一名退役軍人,他時刻都在思考,如何為國家做出貢獻。當年的夢想漸漸有了具體的輪廓:如今,他或許可以通過自己的財富和力量,幫助祖國加強海防?

新中國成立之後,百廢待興,中國海防力量尚處於十分薄弱的水平,中國所轄海島海域的歷史主權不斷遭到侵犯而”被爭議”。

西方列強更是對中國海域覬覦已久,虎視眈眈,壯大海防成了最迫在眉睫的重任。

可是當時中國在海防的建設方面,經驗寥寥無幾,技術更是非常落後,想要興建談何容易?尤其是中國還缺乏一艘像樣的軍艦,而在這件事情上,即使是關系再好的友邦,也不可能主動出手,幫助中國強大。中國想要壯大,只能靠自己,但在沒有任何可參照軍艦的前提下,想要靠自己憑空研發建造出一艘航空母艦,窮年累月,難度極大。

就在這時,一個機會悄然來到了徐增平的面前……

1991年底,曾經輝煌的蘇聯轟然倒塌。前蘇聯的第二艘航空母艦“裏加”號在解體前只完成了70%的工程。解體後該艦歸烏克蘭所有,而烏克蘭無力完成它,俄羅斯又不需要它,也無力提供資金造完。在費了一番爭執和相互推諉後,烏克蘭終於打出高價出售的招牌。

▲徐增平先生與烏克蘭黑海造船廠總工程師合影於“瓦良格”機艙內。

一開始烏克蘭叫價4億美元,可不久又提價到20億美元,並承諾造完它。轉眼6年過去了,“裏加”號改名“瓦良格”號,烏克蘭既沒有造完它,也無人再去關心它,“瓦良格”號就一直停放在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廠的船臺上,任憑風吹日曬,直至整個船體銹跡斑斑。世人的目光再也難以聚焦在它的身上,它好像變成了一堆廢銅爛鐵。原先動輒數億美元的要價,似乎再也難以提起。

1997年10月下旬,徐增平得到一個消息:烏克蘭擬出售一艘未竣工的航母,他馬上趕赴烏克蘭,聲稱要將其改造成一個大型海上綜合旅遊設施——包括舞廳、旅館和博彩設施等,日後將其停泊在澳門附近海域。

▲ 徐增平先生與黑海造船廠高層領導合影。

徐增平初步搜集到烏克蘭對購買“瓦良格”號提出四個條件:首先要提供由一流銀行開出的資信證明,證明公司在銀行有5000萬美金以上的存款,而創律集團當時的銀行存款只有大約3000萬港幣;其次必須證明購買這艘航母不做軍事用途;同時這個商業項目要獲得國家級批準,並且還要獲得目的港所在國家簽發的進口許可證。

▲ 1998年1月31日,徐增平先生與烏克蘭黑海造船廠領導人合影。

了解清楚這些後,徐增平迅速作出決策,公司人員兵分四路馬上開展工作:第一路馬上派手下赴烏克蘭進行初步接觸;第二路尋求多種可能,滿足烏克蘭方面提出的有進口許可證等方面的條件;第三路利用多種渠道,籌集資金,保證資信證明符合要求;第四路在北京設立臨時辦事機構,溝通多種關系,搜集各個方面的信息。

1998年1月27日,徐增平來到船廠,登上“瓦良格”號,考察了全船。接下來四天時間,徐增平的時間都被兩樣東西占據著:一是說話,二是喝酒。朋友說,後來徐增平曾經告訴他們,那四天他是泡在伏特加中的,一頓飯十來個人,一喝就是幾十瓶伏特加,感覺每個毛孔排出的汗水都是伏特加。零下20多度嚴寒中,開著門窗,還滿身大汗。就是在這種氣氛中,徐增平贏得烏克蘭所有官員的信任和好感。其中一位負責人私下對徐增平交了底:“我們一定給你最優惠的價格”。

▲徐增平先生與烏克蘭政府官員及黑海造船廠廠長合影。

談判進行得很順利,初步定價在1800萬美元,烏方不負責“瓦良格”號出港後的任何事情。但是因為西方國家的從中作梗,烏克蘭突然反悔,不願意將“瓦良格”號賣給徐增平了。

到手的航母飛了怎麽行?徐增平並沒有選擇放棄,再次開始了新一輪的談判,經過徐增平的不斷爭取,烏克蘭方還是同意將“瓦良格”號航母出售,但是出售的方式發生了改變,烏克蘭方稱要進行公開拍賣,很顯然是想要坐地起價。最終徐增平以2000萬美元的價格拍下了這艘航母,可是讓人更沒想到的是,這2000萬還只是九牛一毛。

▲ 1999年2月10日,烏克蘭黑海造船廠廠長(左四)、廠長女兒(左五)烏克蘭國家女排隊長1米93,宴請徐增平先生(右四),圓滿達成第二次延期成交協議,見證了歷史時刻。

俠心:千金散盡無怨悔

烏克蘭方拿了2000萬美元之後,終於同意將“瓦良格”號賣給了徐增平,沒想到竟然還留了一個後手,將很多的技術圖紙扣留下來,沒有和航母一起交付。如果沒有技術圖紙,只有一艘航母的空架子,那麽徐增平此行對中國造船的提高將毫無意義,因此徐增平不得不再次回到談判桌,面對烏政府,經過了長時間的周旋,烏方才將相關圖紙交出。

▲ “瓦良格”號船體的重要部件。

航母有了,圖紙也有了,但是怎麽將航母運回國成了一個巨大的難題。

按照正常途徑路線,航母運回來只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然而事實是非常不暢,航母出海沒多久就遇到了“攔路虎”土耳其,土耳其以莫須有的罪名將“瓦良格”號強行扣押,不讓其通過,徐增平多方協調,土方都不松口,還羅列了一系列所謂“不合法”的罪名,說白了就是要過路費。

如果只是簡單的幾個小錢也就算了,但是土耳其獅子大開口,一張口就要10億的過路費,航母本身才2000萬,過路費居然是航母本身的50倍,土方的這種做法,讓徐增平非常氣憤,但是卻無計可施,只能一次次地談判。

經相關部門企業出面和土耳其進行了多輪深入的談判,最終才讓放行。

▲ 徐增平先生坐在遼寧艦艦長座椅上留影,強軍之夢終得圓滿。

從開始購買,到航母抵達中國,說起來似乎很簡單,但是這期間整整花了5年的時間,5年的奔走,日復一日的談判,最終“瓦良格”號歷經千難萬險終於來到了中國。中國造船廠在“瓦良格”號的基礎上進行整改和完善,在此基礎上,中國造船廠得到了很多的技術支持,為中國建造國產航母提供了基礎數據。

2012年9月25日“瓦良格”入列,改名“遼寧號”正式服役。從此,中國擁有了第一艘真正意義上的航空母艦,中國遠洋護衛能力的空白得到了填補。

據外國專家說:這條航母價值25億美元,加圖紙是40億美元。更為重要的是,瓦良格為中國發展航母提早了25年時間,這在世界武器交易史中,應該是最成功的兵法案例–“暗度陳倉”。

為購航母而千金散盡,如今,我們看到徐增平在為中國航母事業流淌了無盡的英雄血後,也看到他背地裏流下一掬悲憤甚至是無奈的英雄淚,他為中國航母做岀了旁人不可替代的貢獻,我們該為英雄做點什麽,我們不能讓我們的英雄流血又流淚。

▲ 1995年9月,徐增平先生在廣州南湖與總部領導接待羅馬尼亞軍事代表團總參謀長及夫人一行。

俠骨:心懷家國未言休

航母如定海神針,給了中國成為海洋強國莫大的底氣,也正是因為有了首艘航母之後陸續有了“遼寧艦”和“山東艦”等等,海防實力的增強,中國擁有了真正意義的海洋話語權。

“航母功臣”的故事或許已告一段落,而“山東俠士”的故事仍在延續——徐增平的下一段人生傳奇,值得期待。

▲ 徐增平先生在遼寧艦上接受艦長張崢、政委梅文贈送的遼寧號模型。

▲ 徐增平先生偕夫人、兒子在海軍副司令員蘇士亮中將的陪同下登上遼寧艦,與張崢艦長親切握手。

由徐增平擔任董事長的廣州君恒新能源環保科技有限公司,歷時15年研發出一種名為M30的甲醇汽油,這種汽油既可以減少軍隊整裝備的尾氣排放、提升動力30%,又可以用於民用車輛維護發動機清潔,減少尾氣超標排放和噪音問題,利於緩解霧霾壓力。

作為軍民融合的提案者,徐增平以“君恒新能源”為平臺,把多年來的提案內容融入其中,將“提案”變為可操作能落地的實際行動。他連續四屆當選全國政協委員,被授予愛國商人。

▲ 徐增平先生與清華大學物理系建立“清華大學——創律前沿科學研究中心”並與眾校領導舉行揭牌儀式。

談到當初瓦良格號的購買之路,徐增平說:“瓦良格號是我徐增平以澳門創律公司的名義出面將其購買下來的。但其實我背後有很多人在支持,他們默默的鼎力和付出,我個人內心充滿感激,我希望大家不要只知道徐增平,還要記住這些大功臣們,他們才是真正的英雄!”

▲ 1998年3月19日,“瓦良格”號成功中標後,在香港舉辦“澳門創律旅遊娛樂有限公司航空母艦歸航”新聞發布會。

古往今來,愛國誌士數不勝數,可能他們在不同的時代,用著不同的方式為國家做貢獻,用自己的肩膀為祖國為同胞撐起一片藍天,不論何年何月,這些人都值得被銘記。

而被越來越多人視為“民族英雄”的徐增平,仍繼續在他所擅長的領域裏發光發熱,始終如一的壯誌和初心,從未言休。

来源:《華人》月刊

- Advertisement -

更多新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相关新闻